您所在的位置: 文创园地    
渺远的笛音
来源 作者:孟焕军  审核:王佩  日期:2017-08-11
     
 

 我叫匏,已经在这里云游飘荡了八千多年。我这个远古的游魂,既不成一丝气息,也不作一缕雾霭,与这个被你们现代人叫做贾湖的地方缠绵。
     混沌的世人看不到我。自我们部落在这里消失之后的几千年,这里出现过两三个通灵的人。他们感觉到一点点我的存在。他们对那点感觉又说不清道不明,就干脆闭嘴,不向外人道出。可是,在贾湖的田间地头、门里户外、树木花草间、湖岸边、树荫下,在贾湖所有的一丝一缝里,我的灵魂无处不在。我对贾湖的世道看得真真切切。
    我长久地留在这里,就是为看看属于你们的世道吗,不呀,一个世道有一个世道的生命轨迹和生活乐趣,我一个远古人,还能不懂这点道理。我对你们这世道没有兴趣,对你们所谓的考古发掘,挖出我们的那个时代的遗骸遗址,也没有怨言。生命消失了,灵魂游走了,剩下的只有遗骸,一个时代的灵魂也许就在那些足迹中。天机不可泄露,随后人去研究吧。
    我的魂灵在这里游荡跨越数千年是为了等待我的姑姑魔歧。讲述我的姑姑得从我们簋部落说起。部落从何迁来,经过几代,这些问题我也说不清楚。我只知道簋部落是太昊帝的后裔,姓风。部落的详细历史我那无所不知的魔歧姑姑肯定知道。我们部落的最后一位首领簋是我的父亲,魔歧姑姑是簋的妹妹。在我很小的时候,部落的首领是我祖父,祖父死后,父亲作为长子继承权位。
    魔歧姑姑大我十岁,我从小就爱跟着她。用现代人的话说我就是姑姑的铁粉。我第一次发现姑姑与别的女人不一样时才五岁。有天早上,迷迷糊糊听见落到房顶茅草上沙沙的雨声,根据我少有的经验知道外面正下小雨。听到姑姑起床的动静,我睁开迷糊的眼睛,一下子被她惊着了。姑姑学着男人的样子把长发高高扎起,身披蓑衣,看起来英气逼人。平常日子姑姑大多穿麻色裙裾,长发披肩。姑姑鼻梁高挺,双目像我们房前的湖泊一样神秘。小小的我突然发现姑姑与往常不一样的美丽,连忙问她干嘛要学着男人的样子。她说她要去看雨。姑姑就是这么与众不同,她要看雨,雨有什么好看的,有点风吹草动,男人都停下稼穑狩猎,一个比一个跑得快,唯恐被风吹雨淋着。姑姑这个妙龄女子却在一大早披蓑衣挽长发出门去看雨。
    五岁的我也感到穿上蓑衣去看雨怪好玩儿。马上下炕拽着姑姑等我一起去。姑姑给我穿了芒鞋,展开蓑衣裹了我一同出去看雨。我们站在湖边,看细雨打在平静的湖面,听雉鸟在草丛咕咕地鸣叫。褐色梅花鹿悠闲地在湖边的芦苇丛中顾盼。一曲笛音婉转扬起,清亮悠远,缥缈绵长,与眼前的春雨一样沁人心脾,与早晨的空气一样妙不可言。部落的人都知道,只有我的魔歧姑姑才能吹出如此美妙的笛音。茅草屋里的人纷纷走出来,争相打鸣的雉鸟停止了欢唱,无数只梅花鹿在芦苇丛里探出头来,连草丛里的野兔都竖起了耳朵,风住了,雨停了。
    天气热起来了。漂亮的天鹅和美丽的仙鹤归来,让湖边热闹起来。在我眼里,部落的夏天就是属于魔歧姑姑和她那些天鹅和仙鹤的。每天日出时分和傍晚都能看到魔歧姑姑吹着笛子和天鹅、仙鹤们一起跳舞。树木、丛林、湖水都被霞光照得金灿灿的,姑姑的笛声穿过丛林湖泊漫天响彻,天鹅和仙鹤在美丽的霞光里随着笛声翩翩。
    每到夏天,部落的男人们就在湖边的林子里搭建起台子。台子是趁着粗壮的树,用砍下的树做棍子,把棍子绑在树上,一根一根连起来的。那些棍子并排连成台面,台面上再铺一层草席,台子就算搭好了。晚上,台子就成了部落的中心。大人都在台子上活动,小孩子们在台子下玩耍。
    大人的活动项目可多了,有时听我奶奶讲部落故事、灵异故事,如果狩猎人打到大的猎物,就点起篝火,架起猎物,大家一起吹笛、唱歌、跳舞、喝酒、吃烤肉,享受收获的快乐,有时让年轻人比赛吹笛子。吹笛子是一项特别盛行的娱乐,谁能把笛子吹好就特别受到尊重。因为部落的婚丧嫁娶仪式都少不了吹笛子。对于还没有娶亲的小伙子来说,吹一口好笛子就更重要了,因为各部落之间年轻人相亲能不能成功,能不能娶到如意的女人就看他笛子吹得好不好。
    这一年,我的魔歧姑姑也该相亲了。奶奶和父亲为她挑选了三个部落的小伙子来相亲。相亲仪式就在夏夜举行。那天晚上,全部落的人都围坐在台子上。夜色朦胧中,篝火点起,野猪挂起,酒樽摆上,相亲仪式开始了。奶奶盘腿坐在台子中央,身旁一侧放着石柄,一侧摆着龟甲。台子上静极了,所有人都专注地看着奶奶,奶奶面向西南,嘴里喃喃细语一阵,手持石柄匍匐向前一拜,再盘腿坐起,用石柄在额头上划几下,放下石柄,抓起龟甲,向东南方摇晃一阵,发出清脆的声音。龟甲的肚子里装着黑白两色的石子,遇着这样的事情,如果没有石子蹦出,就说明即将发生的事情会圆满。熊熊的篝火照在台子上,火光中没有人看到石子蹦出,这预示着部落的公主将在今晚遇到如意情郎。大家都发出哇啦哇啦的欢呼声。
    笛音瞬间响起,如微风拂面,如湖中涟漪,如花香四溢,如皎皎明月,清凉静逸,澄彻雅寂。这是姑姑的笛音,给人难以接近的感觉,并没有吓到前来比赛应选的小伙子。一曲笛音传来,激情、热烈、执着,像在告诉大家他对簋部落魔歧公主的不变的爱意。第二位吹奏的小伙,试吹几下,笛音袅袅,似明目顾盼,未成曲调先有情。笛音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