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文化研讨    
贾湖文化的学术意义
来源 作者:王吉怀  审核:王佩  日期:2017-04-14
     
 

上世纪七十年代,当黄河中游地区发现了裴李岗文化以后,曾一度在学术界引起轰动,因为当时曾把裴李岗文化定位为中国新石器时代早期的考古学文化,也被认为是中华民族文明起步的文化。之后的若干年中,在以新郑为中心的广大地区,北至太行山,南至大别山,东至豫东,西至豫西。在中原这块远古的大地上,找到了裴李岗文化的分布范围,并发现了上百处裴李岗文化遗址。考古工作者已在新郑裴李岗[1]、沙窝李[2]、密县莪沟[3]、长葛石固[4]、临汝中山寨[5]、巩县铁生沟[6]、郏县水泉[7]、淇县花窝[8]等地,找到了相同的文化因素,并做了发掘工作。

多少年的研究,学术界都在从不同的领域探索裴李岗文化所表现的远古时代的文明起步。从另一个角度讲,它不但是中原地区最早的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或说填补了中原地区新石器文化的早期空白,为仰韶文化的来源提供了新的资料。

凡事都讲究个来龙去脉,考古学文化也不例外,由于仰韶文化的存在,让我们似乎找到了裴李岗文化的去脉,但裴李岗文化的来龙,却是学术界和考古学界一时难以作出应答的问题。

八十年代前后,位于中原腹地的淮河上游,贾湖遗址的破土而出,为解决裴李岗文化的来龙找到了可考的证据,因为,贾湖遗址以特殊的文化面貌出现在研究者面前,它以文化特征的多重性格,为史前文化区系类型的研究带来了新的启示。又因为贾湖遗址在文化特征上与裴李岗文化接近,而在绝对年代上早于裴李岗文化,故被称为中华文明的第一缕曙光”。俞伟超先生给予了高度评价,他在《舞阳贾湖》序中说,“贾湖遗址的发掘,可称是80年代以来我国新石器考古中最重要的工作”[9] 。也被确认为中国二十世纪一百项重大考古发现之一。正因为如此,研究成果垂青史册,并誉为淮河上游八千年前的辉煌[10]

《舞阳贾湖》考古报告,可谓是十年磨一剑的巨著,给学术界展示了距今9000年-7800年之间淮河上游地区一支崭新而又相当发达的考古学文化。让我们对当时的自然环境、生产方式、工艺技术、生活状态、原始宗教、音乐文化、宗教信仰等方面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贾湖遗址的资料全面报道以来,学术界在诸多方面作了深入的探讨,认为,贾湖文化的重要之处是多方面的。

第一,找到了裴李岗文化的主要源头。贾湖遗址的发掘,对裴李岗文化的类型与分期研究的深入进行具有重大意义。贾湖文化的年代范围为今约9000—7800。是目前最早的新石器文化。贾湖遗址的文化特征与裴李岗文化十分接近,如小口双耳壶、深腹罐、敞口圆底钵、鞋底状四足石磨盘、齿刃石镰等。但区别亦相当明显,如贾湖陶器群以喇叭形口折肩壶、凿形足鼎和三足钵为代表,裴李岗则以小口直颈圆腹壶、圆锥状足鼎和三足钵为代表;贾湖的夹碳陶、夹蚌陶更不见于裴李岗裴李岗人以陶、石器为主要组合,不见贾湖的随葬龟甲和犬牲现象。贾湖人以稻作农业为主要生产形式,同时渔猎经济占很大比重;裴李岗人则以粟作农业为主,渔猎经济不发达。贾湖遗存可分为三期,其中二、三期与裴李岗文化大体同时,一期则早于裴李岗。等等。表现了同中存异的文化内涵。众所周知,裴李岗文化的年代跨度较大,分布范围也很广泛,但它具有明显的文化特征,拥有极具特色的器物群,反应了一个文化不同阶段不同区域的文化面貌。尽管裴李岗文化发达,但它仅仅表现的是一个阶段的原始文化面貌,在一个区域来说,尚未搭建起完整的发展框架。贾湖文化即解决了这一重大课题,表明淮河流域是中华民族摇篮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展示了淮河流域早期发达的新石器文化。考古学最能反应历史的真实性,也会改变研究者本人一成不变的学术观点。在裴李岗文化发现之前,曾有这样一段考古三字经,“前仰韶,后龙山,大汶口,在中间”。裴李岗发现以后,把原本认为是早期新石器文化的仰韶文化挤到到了后边。而今,贾湖文化的出现,又无情的把裴李岗文化推后,使贾湖文化在新石器时代文化中占据鳌头。文化内涵反应了贾湖文化是淮河上游一支成熟的新石器文化,由于目前在淮河流域或黄河流域还没有发现比贾湖文化更早的遗存,所以贾湖遗址的考古现象在诸多方面成了“之最”的代名词,其考古成果在学术界具有很大的震撼力,可以说,贾湖文化是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第一个具有确切时期记载的文化遗存。

但是,从贾湖遗址所表现的文化特征和程度来看,显现是发达的,虽然它名列前茅,却还不是最早期文化的特征,所以,贾湖文化还不是该地区最早的新石器文化。

第三,展示了中国新石器文化中的多项之最,我们不免从以下几个方面作一简要的论述和对相关问题的探讨。

1、关于世界上最早的乐器——骨笛问题

贾湖遗址的骨笛,是贾湖文化中最耀眼的文化现象之一,贾湖骨笛是世界上迄今发现最早、保存最完整的乐器在我国乃至世界音乐史上都有重要的历史地位;贾湖骨笛有二孔、五孔、六孔、七孔和八孔笛之别,长度大约都在17.3~24.6cm,直径在0.9~1.72cm间,其制作材料系用鹤的尺骨制作而成,制作规范,形制固定。经专业团体和专业人士对其中一支七孔笛测试,知其已具七声音阶,并能完整吹奏现代乐曲。这一发现,把人类音乐史向前推进了3000多年,这是对研究中国音乐史的巨大贡献,从这一点也说明了贾湖制骨工艺非常发达

问题的提出:贾湖文化的前身有没有类似的骨笛或类似的乐器的出现,目前是不得而知,因为还没有发现贾湖文化的直接传播者,我们可以以等待的心态,且听下回解说。而作为贾湖文化的后人们,为什么没有继承在骨器制作方面的优良传统呢?裴李岗文化遗址发掘的数量之多,涉及的区域也在扩大,却始终不见与贾湖骨笛有关或类似的乐器,既然两个文化关系密切,发展迹象明显,却在前者相当发达的乐器种类,到了后期断档,这是一个一时难以作答的问题。需要我们探索的是,贾湖骨笛是用鹤的尺骨加工而成,这种材料从长度和粗细程度,应该是加工骨笛的最好选择,如用别的骨料,可能很难完成,所以,制作骨笛在选材方面有着一定的局限性。

裴李岗文化没有骨笛,可能与没有鹤有直接的关系,鹤的生存环境和条件有着一定的特殊性。我们知道,类繁殖的首要条件是宁静和安全的湿地环境湿地一旦被破坏消失后类的数量就会减少甚至绝迹。因此,湿地既是该地区生态系统的晴雨表,也是鹤类生存的必要又基本的条件。从贾湖遗址的动物群落中,可以看出有许多暖湿的獐、麋、麂、扬子鳄、闭壳龟等动物,反映出了贾湖周围是草原湖沼相间的自然景观,可见贾湖文化时期的周围环境,为鹤类的生存提供了优越的条件。到了裴李岗文质逼冢匀换肪秤辛司薮蟮母谋洌獠⒉皇撬凳峭ü肆ψ饔酶谋淞俗匀唬亲匀换肪车淖员涫故丶跎倩蛳В佣贾铝撕桌喽锏拿鹜觥R虼耍统闪伺崂罡谖幕桌喽锩鹬郑谱鞴堑训牟牧隙倘保枪堑讯系档闹饕颉?/span>

2、关于世界原始宗教与卜筮起源问题

贾湖人盛行巫术崇拜。在他们的一些随葬品中,发现有装饰品、葬龟、杈形骨器的成组随葬品,表明贾湖原始先民已有了成熟的原始崇拜的意识,对原始宗教与卜筮起源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依据目前的考古资料,贾湖的卜筮,是我国最早的原始宗教形式,到了后期也有了不同的发展程度。

3、关于世界上最早的文字起源——契刻符号问题

贾湖遗址中发现世界上目前最早与文字起源有关的实物资料甲骨契刻符号。在探讨与文字有关的话题中,不少学者认为贾湖刻符对汉字来源的关键性问题,提供了崭新的资料,并被认为是早于安阳殷墟的甲骨文卜辞4000多年,领先于素称世界最早的古埃及纸草文字”,是迄今为止人类所知最早的文字雏形。

贾湖遗址共发现契刻符号十七例,分别刻在甲、骨、石、陶器上,可以确认的契刻符号龟甲上9例,骨器上3例,石器上2例,陶器上3例。其特点均是契刻而成;有的专家根据刻符的特点认为与文字的早期雏形有关[11]贾湖刻符发表之后,许多学者都曾试图从文字方面进行解读。但是,这种抽象的形式无论它表达的内容是否具有文字的意义,但可以确定的说,古老的贾湖人已经能够运用这种形式传递信息或表达古老的思维方式,理当具有一定的文化意义。无论如何,说明在距今9000年时,贾湖人已经有了具有思维意义的记事方式和传递信息的行为。

有关专家刻符结构进行研究,认所函的”“”“”“”“”“竖勾”“横折等笔画具有汉字的特点,书写特点也是先横后竖,先左后右,先上后下,先里后外,与汉字结构基本一致。并认为有些契刻符号的形状与其4000年后的商代甲骨文有许多相似之处,如形似眼目的,光芒四射的太阳纹等。

 问题的提出:一种成熟的文字应该具备固定的形、音、义,同时还要上下成文。专家们对贾湖甲骨刻符的形、义都进行了考证,但现在要去准确判断这些近9000年的符号的读音,可以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而且这些符号大多是单独刻画,也就不可能有成文结构。刻画符号的发现,在史前考古报告中偶见不鲜。如中原地区的仰韶文化、长江流域的崧泽文化、黄河下游(包括淮河中游)的大汶口文化以及淮河上游的马家窑文化等等,出土的陶器上都出现了刻画符号。贾湖遗址发现的刻画符号与殷墟甲骨文相比较,两者在年代上相距四、五千年,但并非没有一点可联系之处,如甲骨文是刻在龟甲或兽骨上的,而贾湖遗址也有刻在龟甲和骨器上的,在选材上具有较大的一致性。贾湖的刻画符号与甲骨文相比,有些地方也确实有相近的地方,只不过甲骨文是作为一种相当完备的文字而存在的,而贾湖刻画符号还有待进一步考证。不管考证的结果如何,贾湖先民创造的灿烂文化都会让8000年后的子孙们叹为观止。

专家们分析,从这种现象看来,安阳殷墟的甲骨卜辞应与此一脉相承。有关考古工作者也认为,以安阳殷墟甲骨卜辞为标志,中原地区在我国古代率先进入了有文字的历史时期,这很可能是一个改变人类文字史的世界级的发现[12]。香港中文大学的饶宗颐先生曾对贾湖刻符及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对每一个符号进行了考证,并提出贾湖刻符对汉字来源的关键性问题,提供了崭新的资料”。

我国文字从发端到成形必然有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的漫长发展历程。贾湖遗址的甲骨契刻符号的发现,无疑为探索我国文字的起源提供了极其珍贵的线索,也为我国仰韶文化的考古提出了新的课题。

贾湖刻符与殷墟甲骨文在特征上极其相似,但在时间上要比殷墟早很多,如果我们从古文字学的观点去研究,显然不能失去其谨慎的态度。这些符号肯定是当时的人们有意识刻划的,但要确证为文字,仅凭贾湖这十多个刻符,材料显然不足何况刻符中的大多数是单独刻划在龟甲上的,从文字的发生、发展到演变的规律,一时很难作出令人满意解读。

这是一个消失的伟大文明遗留下来的文化精髓它在永不停止地吟唱着它那个时代的精神,而它所蕴涵的深邃思想却是现代人所无法理解的,它注定要等到有人能掌握破解密码的钥匙后,才能解读它真实的含义

4、关于世界稻作农业主要发源地问题

在贾湖遗址内,发掘出我国最早的碳化稻米与农业有关的石磨盘、磨棒、石铲等实物,红烧土块上发现稻壳印痕表明8000年前这里已经有了人工栽培稻,对研究稻作农业起源以及了解这一时期原始先民生产方式具有重要作用。

稻作遗存,是生活在中国淮河流域的贾湖人最早创造出的农耕文化,依据鉴定,确认为人工栽培稻,这在中国农业发展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根据目前考古资料,贾湖遗址中的稻作遗存,是真正意义上的经过人类驯化成型的原始农业文化;有人认为,淮河上游的贾湖文化和长江中游的彭头山文化,尽管相距不远,但也有地域上的区分,二者的发展阶段和文化时代相同,时处的气候条件近似,应该存在许多共性[13]。在此之前,学术界一直认为中原地区是长江中下游地区水稻的传播区,贾湖遗址的发现,让学术界改变了这一认识。不能不说贾湖栽培稻的发现及其鉴定结果对稻作起源研究的重要意义[14]学者重申,农作物栽培的起源及原始农业的兴起与发展,对人类社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为古代文明社会的形成奠定了基础,所以,文明社会里的一切发明与创造都受其恩惠[15]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在贾湖人的生产结构中,获取植物类食品的主要手段是稻作农业,栽培的是尚处于原始状态的偏粳形稻。从文化时段来看,与长江流域稻作农业起源阶段大体同步,加上气候环境的特殊条件和大量的农业生产和粮食加工工具,我们有理由相信淮河上游地区是粳稻的初始起源地之一,是中国稻作农业起源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更有理由认为,中国的农业革命最早在这里发生,近万年的文明起步从这里开始。

问题的提出:既然裴李岗文化是贾湖文化的继承者,为什么在裴李岗文化中没有继承前者发达的稻作文化,而是粟类作物?这应该从环境考古中寻找答案。稻作农业与水资源密切相关,可见贾湖文化时期的水资源充足,而到裴李岗文化时期,气候变得水资源减少,可能与气候的变化有一定的关系。

5、关于世界上最古老的”问题

中国科技大学博导、贾湖遗址主要发掘者张居中教授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著名教授、博士帕特里克·麦克戈温合作,通过对出土陶器上的附着物进行研究证明:8000年前贾湖人已经掌握了酒的酿造方法,所用原料包括大米蜂蜜、葡萄和山楂等。目前,这一古配方已复制成功。这对研究世界酒文化史具有重大意义。从贾湖遗址的得出的信息,让我们追溯到了人类酿酒技术的源头。在后来的各期文化中,酿酒技术得到了发扬光大,因为在不同时段的遗址中,都发现了相应的原始酒具。说明自诞生了酿酒技术,没有形成明显的断档。

6、关于世界上最早的家畜驯养地问题

贾湖遗址的考古资料,让国际学术界公认狗的驯化家养始于贾湖。同时也认为,猪的驯化圈养也始于贾湖。在遗址内还发现有马、羊及龟、鹤等动物,研究价值极大。这表明我们的祖先贾湖人的生产生活方式已相当丰富。

作为贾湖文化的继承者裴李岗文化,显然继承或延续了先者的生产、生活方式,在家畜饲养方面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除动物骨骼外,陶猪、陶羊都是在长期饲养的过程中对动物认知。可以说,裴李岗文化继贾湖文化之后,是中原先民创造的伟大文明,它在中国古文明的发展进程中,无论是在科学、农业或者是文化、艺术等诸多方面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以上几项内容的展现,的确构成了一幅淮河上游新石器时代远古文化的绚丽画卷[16]

我们已经提出,贾湖文化与裴李岗文化的密切关系,这里很难用部分器物与裴李岗文化作比较,因为在贾湖遗址中有很多器型与裴李岗文化接近或相同,因此,把贾湖文化说成是裴李岗文化的前身,或说贾湖文化是裴李岗文化的直接传播者是合理的。贾湖的文化现象看,似乎当时的发达程度和重要性要远高于裴李岗文化贾湖显然属于中心性遗址。该文化的命名不过是因为裴李岗的发掘较早,人们较早了解裴李岗遗址的一些内涵而已。尽管贾湖和裴李岗的文化发展关系紧密,但也不能回避给学术界带来的困惑,因为,发达的贾湖文化到了裴李岗时期,却在很多方面断了线,如在契刻符号方面、音乐骨笛方面、稻作农业方面等等,在裴李岗文化中没有继承下了,而裴李岗文化最具代表的石磨盘(石磨棒)、锯齿形石镰、舌状形石铲等等,在贾湖遗址中表现的很弱,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们也只能从环境的变迁从而导致了人类生产方式的改变去理解。

贾湖文化中的一系列信息,孕育了中国早期文明的诸多因素,为该地区早期文明的发展夯实了坚实的基础,并带动了该地区早期文明的发展和延续。这些,都表明淮河流域是中华民族摇篮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早期文明的重要的发源地之一

贾湖遗址的文化内涵,不排除有从外地传入的可能,同时,也不能否定是在本地发展起来的。可以看出,贾湖的原始农业与江淮流域或者以南地区属于一个文化系统,而手工业中的陶器发展,却同黄河流域一致,显然没有受到南方地区的影响,或影响较小。更确切地说,与中原地区的裴李岗文化极度密切,从而形成了直接或无时代缺环的发展关系。

贾湖文化的发现,给中国的远古文明涂抹上一层神奇莫测的独特风采,使我们的考古工作者及探索者们为之着迷。显然,在人类文明初露曙光之际,贾湖文化的人们已经具有非凡的能力。

贾湖文化是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第一个具有确定时期记载的文化遗存,是“人类从蒙昧迈向文明的第一道门槛”。作为9000年前人类文明文化的象征,贾湖文化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贾湖文化以无可替代的优势,对弘扬中华文化具有积极的战略意义。它以独特的文化面貌确立了一支新的考古学文化,它具有一批独特的器物群、生存在温暖湿润的自然环境中、   形成了具有一定布局的聚落、制陶工艺有了高度发展、意识形态领域相当活跃,为后期文化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注释:

[1]开封地区文管会、新郑县文管会:《河南新郑裴李岗文化新石器时代遗址》《考古》1978年第2期;开封地区文管会、新郑县文管会:《裴李岗遗址一九七八年发掘简报》《考古》1979年第3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1979年裴李岗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84年第1期。

[2]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新郑沙窝李新石器时代遗址》《考古》1983年第12期。

[3]河南省博物馆、密县文化馆:《河南密县莪沟北岗新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学集刊》(31981年。

[4]河南省文物研究所:《长葛石固遗址发掘报告》《华夏考古》1987年第1期。

[5]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临汝中山寨遗址》《考古学报》1991年第1期。

[6]开封地区文管会:《河南巩县铁生沟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址试掘简报》《文物》1980年第5期。

[7]郏县文化馆:《河南郏县水泉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遗址》《考古》1979年第6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郏县水泉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92年第10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郏县水泉裴李岗文化遗址》《考古学报》1995年第1期。

[8]安阳地区文管会、淇县文化馆:《河南淇县花窝遗址试掘》《考古》1981年第3期。

[9]俞伟超:《舞阳贾湖》序

[10]张居中:《淮河上游八千年前的辉煌》2000年4月28日C4

[11]张居中:《贾湖刻划符号的发现与汉字的起源》《中国文物报》2003125日第七版

[12]孙展:《新闻周刊》2003年第19期。

[13]张居中、王象坤:《贾湖与彭头山稻作文化比较研究》《农业考古》1998年第1期。P108P117

[14]严文明:《我国稻作起源研究的新进展》《考古》1997年第9

[15]朱乃诚:《中国农作物栽培的起源和原始农业的兴起》《农业考古》2001年第3期

[16]张居中,《淮河上游新石器时代的绚丽画卷》,《东南文化》1999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