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文化研讨    
论贾湖史前遗存的文化性质
来源 作者:靳松安 张建  审核:王佩  日期:2017-04-14
     
 

裴李岗文化,主要是指河南新郑裴李岗及其同类遗址发现的具有鲜明特征的以小口双耳壶、三足钵、筒形深腹罐、锯齿石镰、舌形石铲等为基本器物组合的分布于河洛地区的一种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它的发现是20世纪中国史前考古重要发现之一,填补了中原地区新石器时代中期考古学文化的空白。

目前已经过发掘的主要遗址有新郑裴李岗[]、唐户[]、沙窝李[],郑州朱寨[],新密北岗[]、马良沟[],舞阳贾湖[],许昌丁庄[],长葛石固[],郏县水泉[],中牟宋庄[],巩义铁生沟[]、瓦窑嘴[]、水地河[],偃师高崖[],登封双庙[]、王城岗[],汝州中山寨[],渑池班村[],孟津寨根[],济源长泉[],辉县孟庄[],淇县花窝[]和濮阳戚城[]等。研究表明其早期遗存集中分布于嵩山周围地区,中、晚期遗存向四周扩展至豫中南部、豫北南部和豫西黄河沿岸地区,其分布地域从早至晚逐步扩大的趋势十分明显[]

贾湖遗址是目前发现的十分重要的裴李岗文化遗址之一,该遗址发现了比较完整的裴李岗文化聚落,出土了大量的陶、石、骨器,还发现了淮河上游最早的水稻,最早的乐器——骨笛,以及最早的刻画符号,这些都让贾湖遗址的重要性凸现出来,其文化性质也倍受学术界关注。有学者认为贾湖遗址原始先民在精神生活、生产方式等方面都和传统的裴李岗文化差别较大,应当作为一支独立的考古学文化[]。还有学者认为贾湖第一期遗存的陶器群、绝对年代和经济形态都和裴李岗文化主要遗址有一定差异,和南方的彭头山文化、小黄山文化较为接近,其源头应在南方,而遗址的第二、三期遗存当属于裴李岗文化[]。对此,笔者认为贾湖遗址的史前文化遗存和其他遗址的裴李岗文化遗存在陶系、纹饰、器物组合等方面基本相同,文化性质共性大于差异性,把其命名为“贾湖文化”是值得进一步商榷的。

一、贾湖遗址史前遗存分析

贾湖遗址史前堆积保存较好,出土遗迹遗物非常丰富,依据层位关系,发掘者将其分为三期9段,其中1~3段属于第一期,是该遗址年代最早的史前遗存,也是目前学界对其文化性质争议最大的一期遗存;46段属于第二期,该时期经济文化面貌最为发达;79段属于第三期,文化面貌整体上和前期较为一致,衔接紧密。因此探讨贾湖史前遗存的文化性质,首先要解决贾湖第一期遗存的归属问题。

从贾湖遗址三期出土主要陶器组合来看(图一),双耳壶(罐)、深腹罐、平底钵、盆这4个主要器类没有改变,而且从早到晚的演变规律较为明确清晰。虽然早晚陶系、纹饰有一定差异,但极有可能是与制陶技术和对陶土的掌握有关。贾湖遗址第一期整体上以夹砂陶为主,泥质陶比例极低,到第二期开始对陶土原料进行淘洗,出现了专门的淘泥池H288,泥质陶成为第一大陶系[]。通过王昌燧等人对贾湖遗址陶器产地研究来看,第一期的聚类较为简单,到第二期虽然聚类略为复杂,但是整体上还是处于一定范围之内,陶土仍是就地取材,陶器生产仍在遗址内部进行[]

聚落布局上,第一期范围较小,而且发现的遗迹数量偏少,房屋、窖穴、墓葬交错分布,缺少一定规划,西北区的东部和西区的西部人们在此居住,但是也发现有一定规模的墓葬;到第二期聚落规模逐步扩大,遗迹和遗物数量也明显增多,而且聚落内部分区明显,在发掘的西北区、西区都出现了比较集中的墓地,墓葬方向和前一期基本相同,皆为东-西或东北-西南向,头向均朝着西方,第一期少见的单人二次葬和一、二次合葬取代仰身直肢一次葬成为常见葬式;第三期聚落布局基本沿袭第二期,如西北区T101T102和西区T8T9T10T23仍为遗址的重要墓地,西北区的东部和西区的西部仍为人们的居住之地。通观三期聚落的变迁来看,贾湖遗址先民的主要居住区基本没有太大改变,都是在第一期的基础上逐步向外扩展,到第二期单独墓地的出现则是人们精神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

生产生活方式上,贾湖遗址第一至三期基本相同,过着以渔猎采集和原始农业并存的生活。通过遗址内出土的渔猎工具和石质农具的数量对比,以及房屋居址内发现大量的水生动物遗存来看,遗址内的渔猎经济甚至较农业稍显发达,这可能和其所处的优越自然环境有关。

综上,贾湖遗址一至三期遗存之间是紧密联系、不可分割的,拿任何一期独立成单独的文化都有可能破坏贾湖遗址史前文化遗存的整体性。

二、贾湖史前遗存与其他同类遗存比较

我们曾依据出土遗迹遗物丰富的裴李岗、沙窝李、莪沟北岗、水泉、石固等典型遗址的层位关系,结合出土主要陶器的演变规律,将裴李岗文化分为早中晚三期6段,其绝对年代根据已发表的14C测年数据,大体推定在公元前6500~公元前5000年之间,早、中、晚三期的分界约略在公元前6000年和公元前5500年,前后延续了大约1500年的时间(图二)[]。从贾湖报告公布的测年数据来看,部分样品较其他遗址裴李岗文化遗存年代偏早,可能是由其测年样品种类复杂以及保存环境的有所差异造成的。参照上述分期,贾湖遗址第一期遗存可归为裴李岗文化综合分期中的中期第3段,而贾湖遗址第二、三期遗存则分别属于晚期第5、6段(表一)。

表一  裴李岗文化典型遗址分段、分组对应关系表

综合分段

 

裴李岗

  泉

沙窝李

  岗

  湖

6

第五组

 

 

 

第六组

第三组

5

第四组

第四组

第四组

第三组

第五组

第二组

4

 

第三组

第三组

第二组

第四组

 

3

第三组

第二组

第二组

第一组

第三组

第一组

2

第二组

第一组

第一组

 

第二组

 

1

第一组

 

 

 

第一组

 

(表中贾湖第一、二、三组,分别相当于原报告第一、二、三期)

现有考古材料表明,贾湖史前遗存的文化面貌与裴李岗、沙窝李、唐户、石固、北岗、水泉等遗址的裴李岗文化遗存基本一致,聚落形态和社会生活水平相当。

首先,他们的陶系、纹饰、器物组合基本相同,这是判定它们属于同一考古学文化的本质所在。陶质主要分夹砂和泥质两大类,泥质陶的数量逐渐增加;陶色以红陶为大宗,另有少量灰陶和黑陶,素面陶较多,有些器物表面磨光。有纹饰者较少,多施于夹砂陶上,有篦点纹、刺点纹、划纹、绳纹、指甲纹、乳钉纹、放射状刻划纹等。器形以双耳壶、深腹罐、三足钵、平底钵最为常见,圜底钵、盆等也有一定数量,稍晚出现了鼎、无沿角把罐、卷沿角把罐、甑等新器形。

其次,聚落发展阶段相同。在贾湖遗址一期之时,和其他遗址一样,聚落布局缺少规划,到二、三期,开始出现了集中的家族墓地,居民区和墓葬区分开,陶窑区仍分布在房屋周围,形成若干个稳定的小型聚落单元,同一个遗址中有可能生活着几个不同的家族。

第三,葬俗相似。贾湖遗址墓葬和其他同时期的裴李岗文化遗址所出墓葬方向基本相同,而且埋葬石质生产工具的方式也较为一致。埋葬方向的选择,一般来说是按氏族的共同信仰来进行的,选择什么方向,取决于这个氏族崇尚什么方向[]。北岗、裴李岗、沙窝李、唐户头多向南,水泉、石固、贾湖多向西,虽然有差异但是基本都朝着嵩山方向,进一步反映出他们信仰的一致性。在裴李岗一类遗存有成组石器随葬的墓葬中,随葬石斧、石铲、石镰、石锛等生产工具的墓葬,一般都不出石磨盘、石磨棒一类的加工工具,反之亦然,二者共出的情况仅属个别现象;另从石固遗址墓葬人骨的鉴定结果来看,随葬前者的多属男性,而随葬后者的则多属女性。贾湖遗址349座土坑竖穴墓中随葬有石器的墓葬共计42座,随葬石斧、石锛、石铲、石凿、石镰、石钻等生产工具的有28座,其中男性17座占60.72﹪、女性5座占17.85﹪、性别不明者6座占21.43﹪;随葬石磨盘、石磨棒等加工工具的有12座,其中女性8座占66.66﹪、男性2座占16.67﹪、性别不明者2座占16.67﹪;二者共出的只有2座,一座为男性,另一座性别不明。可见贾湖遗址随葬有石器的墓葬同样存在着与裴李岗一类遗存类似的情况[]

第四,无论从墓葬随葬品还是遗址出土物来看,他们的生活水平相当,都属于农业经济和渔猎采集经济并存的状况。由于地理环境的差异,可能位于偏北位置的裴李岗类型主要遗址有大面积适合旱地作物生长的可用耕地,而贾湖遗址地理环境优越,水域面积宽广,可利用耕地有限,才导致他们之间生产方式的差异,但是他们凭借积累的丰富种植经验已经开始对野生水稻进行驯化,渔猎采集经济则较为发达[]

据此,我们e为贾湖一类遗存的文化性质与裴李岗一类遗存相同,均属裴李岗文化范畴。

三、贾湖遗址与贾湖类型

贾湖遗址史前遗存虽与其他遗址裴李岗文化遗存有较大的共性,文化主体基本一致,但是由于其所处地理环境的不同,文化面貌、生活方式等方面和分布于嵩山周围的以裴李岗、水泉、沙窝李等遗址为代表裴李岗类型存在一定的差异。有鉴于此,我们认为将其区分为裴李岗文化贾湖类型较为恰当。

环境的差异是贾湖类型形成的主要原因。通过调查和发掘来看,目前贾湖类型主要分布在沙澧河与洪河流域,稍晚阶段可能扩展到淮河中游的信阳部分地区,主要遗址有舞阳贾湖、大岗[]、阿岗寺[],漯河翟庄,新蔡郭冢,上蔡航寨、高岳集,信阳南山咀[]、平桥车站,潢川鲁寨[]、陈岗、霸王台等。这一地区在新石器时代中期较为湿润,土壤以砂礓黑土、黄棕土为主,另有部分褐土、潮土,河网密布,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适宜水稻等农作物的生长[]

虽然主要器形基本相同,但是两地区也略有差异。由于该地区土壤粘性较差,该类型出土陶器中存在一定数量的夹蚌、夹骨屑、夹滑石粉、夹云母和夹炭陶,随着制陶技术的进步,到中、晚期才出现了较多的泥质陶。纹饰以绳纹较多,篦点纹则比较少。器形上早期以大口双耳壶(罐)较为常见,中、晚期鼎的数量较多,种类也较为复杂,有罐形鼎、盆形鼎、釜形鼎和钵形鼎等;无沿直口角把罐、方口盆较为常见,另有少量的罐形甑。其他裴李岗文化主要遗址则是以夹砂和泥质陶为主,添加其它羼和料的陶器少见;纹饰则以篦纹为主,绳纹少见;器形上双耳壶、三足钵、三足壶、钵形甑常见,鼎数量较少,种类也不丰富,目前发现的只有罐形和盆形两种。

尽管贾湖类型和裴李岗文化其他类型的生活水平相当,但因其所处自然环境不同,生产方式有很大差异。生产工具以骨器为主,石器少见。骨器种类较为丰富,除了针、锥、镞以外,还有鱼镖、骨耜、凿等。石器中有肩石铲和石斧的比例较大,石镰次之,裴李岗类型常见的石磨盘在此则数量较少。综合发掘和调查来看裴李岗文化先民迁徙到该区域后,既保留了在北方地区常见的生产工具如石磨盘、石磨棒、锯齿石镰、舌形石铲等,又结合生存环境的差异制作出较为实用的骨、蚌器等,这无疑是他们适应环境的重要体现。

该类型葬式复杂,有少量多人二次葬、单人二次葬、多人一次葬与二次葬的合葬以及个别多人一次合葬墓等。随葬品以骨器为主,且见不少用成组龟甲随葬的现象,陶、石器相对较少。有学者对贾湖墓地葬俗进行研究认为,埋葬方式的差异或许是由男女分工及其在社会中的地位不同所造成的,而贾湖遗址第二、三期出现的叉形器、龟甲等是巫术较为盛行的一种反映,二次葬则可能与某种仪式有关[]。此外在豫西南地区的下王岗[]、八里岗[]等遗址仰韶文化早期墓葬中也发现有较多的在贾湖遗址第二、三期常见的多人二次葬,这从另一侧面也昭示了贾湖史前遗存的年代在裴李岗文化遗存中是偏晚的。

四、余  

贾湖史前遗存的整体文化面貌与其他遗址的裴李岗文化遗存基本相同,这从体质人类学的研究成果也得到了证实。贾湖遗址体质人类学研究报告认为,贾湖先民和河南境内如庙底沟、下王岗最为相似,与黄河下游的居民有密切关系,属于同一个类型,有别于长江以南地区新石器时代先民[]。通过对贾湖遗址人骨中Sr同位素分析来看,贾湖遗址一至三期居民的Sr同位素比值接近,第一期没有外来人员迁入,到第二、三期才开始有外来人员,但比例不高,聚落主体没有太大变动[]

裴李岗文化的先民已经开始了定居农业,但是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低下,虽然可能已经向耜耕农业阶段发展,但是刀耕火种的种植模式仍占主导地位[]。这种条件下,需要大面积可循环利用的耕地,而嵩山周围的浅山丘陵地区较为适宜,从这里走出的新石器时代早期先民们就在此开始了逐步定居的生活,该区域也是目前裴李岗文化遗址分布最为密集的地方[]。但随着人口的增长,聚落的膨胀,为了扩展生存空间,裴李岗主要遗址内的个体家庭开始了向外迁徙的道路[]。贾湖遗址位于山前平原,河网密布,遗址中出土大量骨器而石器工具偏少表明其渔猎经济要远发达于采集和原始农业经济;水稻和狗的驯化,以及龟甲的使用和骨笛发明,都是裴李岗文化先民们适应当地生活在此进一步发展的结果,而且考古发现也表明贾湖遗址保留了个体家庭生产生活的模式,遗址由若干个个体家庭组成的不同家族聚居而形成的。

因此,从多个方面来说,贾湖史前遗存是一个不断发展、进步的整体,其所代表的贾湖类型在经济和社会生活等方面的差异让其有别于裴李岗文化其他类型,但是作为裴李岗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贾湖遗址是裴李岗文化先民向南迁徙的重要据点,这对于裴李岗时代各地区文化的交流与融合以及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

注释:

[] a. 开封地区文管会等:《河南新郑裴李岗新石器时代遗址》,《考古》1978年第2期;

b. 开封地区文管会等:《裴李岗遗址一九七八年发掘简报》,《考古》1979年第3期;

c.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1979年裴李岗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84年第1期。

[] a.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新郑唐户新石器时代遗址试掘简报》,《考古》1984年第3

   b.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新郑唐户新石器时代遗址调查》,《中原文物》2005年第5

c. 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等:《河南新郑市唐户遗址裴李岗文化遗存发掘简报》,《考古》2008年第5

d. 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等:《河南新郑市唐户遗址裴李岗文化遗存2007年发掘简报》,《考古》2010年第5期。

[]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新郑沙窝李新石器时代遗址》,《考古》1983年第12期。

[] 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郑州朱寨遗址考古发掘与收获》,《中国文物报》2012年7月13日第8版。

[] 河南省博物馆等:《河南密县莪沟北岗新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学集刊》第1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

[] 开封地区文管会等:《河南密县马良沟遗址调查和试掘》,《考古》1981年第3期。

[]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舞阳贾湖》,科学出版社,1999年。

[]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许昌丁庄遗址试掘》,《考古》1986年第3期。

[] 河南省文物研究所:《长葛石固遗址发掘报告》,《华夏考古》1987年第1期。

[] a. 郏县文化馆:《河南郏县水泉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遗址》,《考古》1979年第6

b.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郏县水泉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92年第10

c.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郏县水泉裴李岗文化遗址》,《考古学报》1995年第1期。

[] a. 赵清:《郑州宋庄出土的石磨盘》,《考古》1982年第3期;

b. 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等:《河南中牟县宋庄遗址发现裴李岗文化遗存》,《考古》2012年第7期。

[] a. 开封地区文管会等:《河南巩县铁生沟新石器早期遗址试掘简报》,《文物》1980年第5期;

b.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1984年河南巩县考古调查与试掘》,《考古》1986年第3期。

[] a. 巩义市文物管理所:《河南巩义市瓦窑嘴新石器时代遗址试掘简报》,《考古》1996年第7期;

b. 巩义市文物保护管理所:《巩义市瓦窑嘴遗址第三次发掘报告》,《中原文物》1997年第1期;

c. 郑州市文物工作队等:《河南巩义市瓦窑嘴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发掘》,《考古》1999年第11期。

[] 廖永民、王保仁:《河南巩县水地河新石器遗址调查》,《考古》1990年第11期。

[] 洛阳市第二文物工作队等:《洛阳市偃师县高崖遗址发掘报告》,《华夏考古》1996年第4期。

[] 河南省文物研究所:《登封双庙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遗存的调查与试掘》,《华夏考古》1989年第4期。

[] 河南省文物研究所等:《登封王城岗与阳城》,文物出版社,1992年。

[] a.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临汝中山寨遗址试掘》,《考古》1986年第7期;

b.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汝州中山寨遗址》,《考古学报》1991年第1期。

[] 张居中:《试论河南省前仰韶时代文化》,《河南文物考古论集》,河南人民出版社,1996年。

[] 河南省文物局等:《黄河小浪底水库考古报告(二)》,中州古籍出版社,2006年。

[]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黄河小浪底水库考古报告(一)》,中州古籍出版社,1999年。

[]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辉县孟庄》,中州古籍出版社,2003年。

[] 安阳地区文管会等:《河南淇县花窝遗址试掘》,《考古》1981年第3期。

[] [19]

[] 靳松安:《河洛与海岱地区考古学文化的交流与融合》,科学出版社,2006年。

[] [7]

[] 张弛:《论贾湖一期文化遗存》,《文物》2011年第3期。

[] [7]

[] 邱平、王昌燧等:《贾湖遗址出土古陶产地的初步研究》,《东南文化》2000年第11期。

[] 靳松安:《试论裴李岗文化的分期和类型》,《东方考古》第6集,科学出版社,2009年。

[] 李友谋:《裴李岗文化墓葬初步考察》,《中原文物》1987年第2期。

[] [30]

[] a. [7]

    b. 陈报章、王象坤、张居中:《舞阳贾湖新石器时代遗址炭化稻米的发现、形态学研究及意义》,《中国水稻科学》1995年第3期;

    c. 陈报章、张居中、吕厚远:《河南贾湖新石器时代遗址水稻硅酸体的发现及意义》,《科学通报》1995年第4期;

d. 胡耀武、James H. Burton、王昌燧:《贾湖遗址人骨的元素分析》,《人类学学报》2005年第2期;

e. 赵志军、张居中:《贾湖遗址2001年度浮选结果分析报告》,《考古》2009年第8

f. 张居中:《论贾湖遗址的环境与生业》,《论裴李岗文化》,科学出版社,2010年。

[] [19]

[] 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地图集·河南分册》,中国地图出版社,1991年。(其后未注明出处的遗址点均见此书)

[]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信阳南山咀新石器时代遗址试掘简报》,《考古》1990年第5期。

[] 杨履选:《潢川县发现裴李岗文化类型的石磨盘》,《中原文物》1981年第4期。

[] a. [7]

b. 河南省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河南地理志》,河南人民出版社,1990年。

[] a. 宋兆麟:《民族志中的二次葬》,《中国史前考古学研究》,三秦出版社,2004年;

b. 陈星灿、李润权:《申论中国史前的龟甲响器》,《桃李成蹊集·庆祝安志敏先生八十寿辰》,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04年;

c. 张震:《贾湖遗址墓葬初步研究——试析贾湖的社会分工与分化》,《华夏考古》2009年第2期。

[]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淅川下王岗》,文物出版社,1989年。

[] a. 北京大学考古系等:《河南邓州八里岗遗址的调查与试掘》,《华夏考古》1994年第2期;

b. 北京大学考古系等:《河南邓州八里岗遗址1992年的发掘与收获》,《考古》1997年第12期;

c. 北京大学考古实习队等:《河南邓州八里岗遗址发掘简报》,《文物》1998年第9期。

[] [7]

[] 尹若春、张居中、杨晓勇:《贾湖史前人类迁移行为的初步研究——锶同位素分析技术在考古学中的运用》,《第四纪研究》2008年第1期。

[] a. 宋兆麟:《中国原始社会史》,文物出版社,1983年;

b. 中国社会科学研考古研究所:《中国考古学·新石器时代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

[]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河南新密市李家沟遗址发掘简报》,《考古》2011年第4期。

[] 栾丰实:《试论裴李岗文化与周边地区同时期文化的关系及其发展去向》,《论裴李岗文化》,科学出版社,2010年。

[] a. 范方芳、张居中:《从史前用龟现象看黄淮、江淮地区的文明化进程》,《中原文物》2008年第4期;

    b. 韩建业:《裴李岗文化的迁徙影响与早期中国文化圈的雏形》,《中原文物》2009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