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文化研讨    
贾湖遗址的发掘与研究(提要)
来源 作者:张居中 杨玉璋 蓝万里  审核:王佩  日期:2017-04-14
     
 

中国的新石器时代前期,有一个擅长音乐的巨人部落,这就是舞阳县贾湖遗址。遗址位于中国河南省中部,伏牛山东麓,黄淮大平原的西部边缘,淮河上游支流沙河之滨一个美丽的小湖旁,面积55000M2。1983-1987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此发掘六次,2001年春,中国科技大学与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又在此联合进行多学科综合发掘,七次共揭露2700多M2,发现新石器时代前期房址53座,窖穴446座,陶窑12座,墓葬446座,瓮棺葬32座,埋狗坑12座,出土陶、石、骨等各种质料的文物近5000件,及大量动、植物遗骸,基本上弄清了该遗址的文化内涵。今年,为配合贾湖遗址考古公园建设,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又进行了第八次发掘,揭露面积280平方米,已经发现房址数座,窖穴十余座,墓葬50多座,各类遗物百余件,目前,发掘工作正在紧张的进行之中。现就贾湖遗址八次发掘做一简单汇报,以就教于各位师友。

贾湖遗存可分为三期,14C、释光测年结果显示,一期遗存为BC7000——6500年,早于裴李岗文化,二期遗存为BC6500——6000年,三期遗存为BC6000——5500年,二、三期与裴李岗文化大体同时。贾湖为代表的文化遗存具有一定的分布地域,有独特的文化特征和发展序列,目前已被称为“贾湖文化”。 

贾湖聚落周围有环濠,早期居住区与墓葬混杂,中晚期居住区和墓葬区相对集中,是中国向心式环濠聚落的滥觞。通过住房和墓葬两种方法推测,贾湖聚落中晚期常住人口在187~274人之间。贾湖人房屋以浅地穴式单间房为主,也有少量依次扩建的多间房。个别房址的柱洞底部还发现有用龟鳖奠基的现象。灶为室内与室外并存。

贾湖遗址墓葬层层叠压或打破,最多达6层,葬式复杂,有单人仰身直肢一次葬或多人合葬,还有许多单人或多人二次葬,仰身直肢一次葬与多人二次葬的合葬,墓向以西为主,266度~275度之间占半数以上,表明贾湖人已有较强的定向意识。随葬品以陶器、骨器为主,有成组随葬龟甲和葬犬现象。发掘了5处同时并存的公共墓地,其中四处以随葬渔猎工具为主,另一处以随葬农业生产工具为主,中期聚落居址和墓葬均可分为5组,推测聚落内可能有氏族、家族、家庭三级社会组织形式。发现的墓地一个以随葬农具为主;其余以随葬渔猎工具为主。这对研究当时的社会组织、经济形态、社会分工等具有重要意义。

经对出土的几百具人骨进行的体质人类学分析表明,贾湖组居民的主要体质特征与蒙古人种的东亚类型比较接近,与中原地区古代居民之间存在较为密切的亲缘关系,主要分布在黄河中下游地区及其周边地区,有别于长城以北地区和华南地区古代人类的体质特征。男性平均死亡年龄为30.77岁,女性平均死亡年龄为29.30岁,男子平均身高170.58厘米,最高可达1.8米以上,女子平均身高为167.15厘米,最高接近174厘米,堪称为当时的巨人部落。但易患退行性关节炎、寄生虫、龋齿等多种疾病。 通过锶同位素分析可知,当时已发生了聚落间的人口交流,并以女性居多,显示可能存在族外婚姻现象。

发掘出土的动植遗骸和孢粉、植硅石及土壤微形态分析可知,这里当时的气候环境与今日之长江流域相似。中晚期年均温高于现在20~30C,降水量高于现今400~600毫米,动植物群落中喜暖湿的有獐、麋、麂、扬子鳄、闭壳龟、丽蚌、枫香、山毛榉、水蕨、香蒲、盐扶木、野生稻及大量湿生环纹藻类等。这些都为稻作农业的发展提供了前提条件。同时,耐旱的蒿属、藜科植物也大量存在,最早期灰坑中还有喜冷的紫貂。这反映了全新世大暖期之初气候迅速转暖时不稳定波动的过程,可能具有四季分明的气候特征。

贾湖人以渔猎采集和稻作农业经济为主要生业形式。肢骨特征显示贾湖居民的生业模式可能与典型的农业文化不同,而更可能是以渔猎采集经济为主。牙齿磨耗研究表明,贾湖人的生业形式是一种“似农非农”的偏向于渔猎采集的经济形态。因与长江流域稻作农业的起始阶段大体同步,且发现有石铲、石镰、石磨盘、石磨棒等从耕作、收割到加工的整套稻作农业工具,贾湖人应该掌握了初步的农耕生产技术,稻谷种植有可能已经成为贾湖先民经济生产活动中的一部分。这是目前在中国发现的最早的明显带有稻作农业生产特点的考古遗址。栽培的稻子是一种籼粳分化尚不明显并保留部分野生稻特征的原始栽培稻。人骨食性分析证明,贾湖人的淀粉类食物主要来自以稻米为主C3型植物,而未见以粟、黍类植物为主要来源的C4型植物。采集业也是植食的重要来源之一,主要采集对象有菱角、野大豆、莲藕、橡子等。

贾湖人获取肉食的主要方式是捕捞和狩猎,主要对象是鱼、鳖、龟、蚌、螺等水生动物,鹿、貉、兔等中、小型陆生动物。也有少量家养动物,主要是狗和猪,通过形态学、年龄结构、数量比例、文化现象、病理学观察五个方面的研究结果,以及家猪的序列判断标准检测表明,贾湖遗址确实存在中国目前所知最早的家猪驯养。猪骨δ13Cδ15N值表明,贾湖的家猪与其主人一样,也以C3类植物为主要食物,这与华北地区其他文化的家猪以C4类植物为主要食物明显不同。 

多次出现完整的狗骨架这种特殊文化现象表明,狗是贾湖先民的重要家畜,单独埋葬狗是当时特定祭祀活动中最重要的一种牺牲。中国东部地区在整个新石器时代广泛流行的殉狗风俗的源头,可以追溯到贾湖遗址。但是,家狗和家猪这两种家畜当时还处于比较原始的早期阶段,从整体上看,贾湖遗址的先民的肉食来源主要依赖渔猎活动,而家畜饲养还只是一种辅助手段,饲养活动在整个获取肉食资源活动中仅占据极其次要的地位。

贾湖骨器特别发达,种类繁多,箭头、骨镖制作精细,骨笛的制作更反映出贾湖人高超的计算水平。制石工艺也很发达,石环、绿松石饰等制作精致。贾湖遗址出土了为数不少的绿松石,基本作为个人装饰品,装饰人的头、耳、颈等部位,并且出现瞑目现象。其产地研究表明,当时可能已有远程贸易的存在。制陶工艺处在泥片筑成法向泥条筑成法过渡时期,烧陶为堆烧与窑烧并存,中期出现较先进的横穴封顶窑,陶器烧成温度在8000~9000C之间,少数在9000以上。贾湖人的陶器以泥质和加羼合料的红陶为主,以角把罐、凿形足鼎为炊器,钵、三足钵、碗为食器,折肩或圆腹壶为水器,已经具备了煮、蒸、烧、烤等几种基本的食品加工工艺。在贾湖遗址陶器碎片上还发现了酒石酸,经分析为稻米、野葡萄、山楂、蜂蜜等发酵而成的米酒的残留物,是目前所知世界上最早的含酒精饮料。饮酒与原始宗教仪式可能有一定关系。

贾湖墓葬中随葬有内装石子的成组龟甲、骨笛、叉形骨器等原始宗教用品表明,当时巫术盛行。随葬龟甲和墓地葬狗现象表明,祖先崇拜、龟灵崇拜与犬牲现象并存。从龟甲的8、6等偶数组合和内装石子看,贾湖人可能已有正整数概念,并认识了正整数的奇偶规律,表明当时可能存在用龟内石子占卜的现象。从龟甲、石、骨、陶器上发现近20个具有原始文字性质的契刻符号,有些形体与殷墟甲骨文相似,因之推测与汉字起源可能有一定联系。

贾湖发现的30多支用丹顶鹤尺骨制作的骨笛,大多7孔,个别为2、5、6、8孔,具备5声、6声甚至完备的7声音阶结构,打破了先秦只有五声音阶的结论,是目前所知世界上同时期遗存中最为丰富、音乐性能最好的音乐实物。表明远在7000BC年前的贾湖文化时期,中国的农业音乐文明已走向初步完善的阶段,为以后数千年中国音乐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为中国礼乐文明的诞生准备了条件,也为世界音乐史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以上介绍可以看出,贾湖文化的创造者不仅是优秀的猎人、渔夫和工匠,中国最早的农民,而且还是优秀的音乐家。贾湖文化的发现,再现了淮河上游八、九千年前的辉煌,与同时期西亚两河流域的远古文化相映生辉,是当时东亚地区的一个缩形,为研究当时社会的经济、技术、文化和社会发展状况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