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工艺制品    
骨、角、牙制品制作工艺
来源 作者:舞阳贾湖  审核:  日期:2016-09-26
     
 

人们对骨制品的发明和利用的历史,几乎与石制品的利用同样古老,至少到峙峪人时代打制的骨器已经产生,因之可以认为,人类的骨制品制作工艺也经历了多少万年的漫长岁月,到了贾湖人生存的时代,也日臻完善起来,井达到了相当高超的水平。

由于贾湖人所处的周围有利于渔猎和畜牧业的发展,骨料来源相当丰富。因之在制作骨器时用料的选择余地很大。一般来讲,所见到的大多骨制品原料主要是鹿科和牛科动物的肢管。这些原料主要肘来制作有尖类、双边刃、端刃类及大部分杂器类工具。单边刃类工其有鹿角、动物脊椎棘突、璋牙、野猪撩牙等。个别器具则由牛肋骨或猪肩脚骨制成。乐器类均为鸟类肢骨制成,装饰品类则根据骨料特点和功能的需要来决定骨料、如骨环一般用鸟骨截成,牙饰用珐琅质较好的野猪撩牙,又形骨饰和刻纹骨饰则用较粗大的动物长骨制成。可见贾湖人在制作某一种器其时,已能根据其功能的需要来选择符合要求的骨料,特别是骨笛和.叉形骨器的原料选择,没有长时间的观察和摸索,是不可想象的。牙削的材料尤其值得注意.人们利用璋牙向外自然弯曲的弧边经简单磨砺即可做为器具使用,而.且几乎人手一个,可见相当普遍,这种工具开大汉日文化樟牙钩形器的先河。
     值得一提的还有龟甲器的制作。人们把食余的完整龟背甲和腹甲穿孔缀合起来,根据需要装入石子,即可满足人们或发声、或占卜的需要。
     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贾湖人制骨原料主要是就地取材,利用食余的动物骨骼来制成各种所需器具。从大量器具主要用动物长骨制成来看.人们可能平时就很注意收集这类标本做材料,一旦用时就可手到即来。有的还用骨料作随葬品,如M227、M363、M327等。这种现象在民族志材料中也不乏其例。卜据《海南岛志·民俗》记载:“中部黎妇亦喜以绳系兽骨为颈饰。恒十人而八九。或云是骨为病时祭祀所用之兽,可以避邪。”“所杀牛、猪之角或街骨。必悬挂屋中,小者或系于病人颈下,水不取去。”另据调查,鄂伦春猎人在对猎获的鹿、扦腿骨敲骨吸髓后,往往从中拾几块骨料作工具,一种是用作尖锥状的“托克托文”,即扦骨制的雕刻器,一种是用小抱子角作锥子。还用这些骨料制作漩、筷子,板指。骨坠、纽扣、骨针等,由此推知贾湖人也应是平时就已经注意收集骨料的。
     应该说,当人们根据制作某种器具的需要,从骨料上取下一坯料时,这件器物的基本形状已大体具备了,但这只能算是一个毛坯,要使毛坯真正定型为需要的基本形状,还需进行一道工序。这就是这里要讨论的成型工艺。
     贾湖骨制品的成型工艺大体可分为四种。
     1.刮削法,在链、镖等器物的两侧和挺部,经常见到刮削的痕迹、而磨砺过的部位则见不到这种刮削痕,由此可知,这类器具在磨砺前曾经历过刮削成型的1二序。当二件毛坯截取来之后,在一些特殊的关键部位,比如镖、镞的挺部,要想使之基本具备理想的形状。刮削的方法是最为行之有效的,也是其它方法难以取代的。
     2.切割法,也上要用于傲、镖类器具的挺部,如Ba、Ca、D型镖等,均有明显的切割痕,也上要是运用锯割法。骨笛等长骨所制的器具,也要一首先锯掉骨关节。从跑锯的痕迹分析,这种切割的工具很薄锐。我们推测砂岩类的石片是较为理想的切割工具。
     3.打修法,即睡击修整,同旧石器的直接打击修理法相同,标本所见不多,也是一种最古老的修理方法。主要目的是使坯料减薄,因为打击修理要比磨砺快捷得多。修理方式均为单向加工,即从背面向劈裂面加工,未见从劈裂面向背面者和交互打击者,这样做可能是为厂保持背面的平整。使磨出的刃日更加规整。
     4.磨砺法,其磨砺方法与下面要讨论的磨修阶段的方法一致,但仍处于毛坯成型的粗磨阶段,即把毛坯不合需要的部分进一步磨修,使之最后定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