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文创园地    
又见贾湖
来源 作者:超然  审核:王佩  日期:2019-05-10
     
 

        仲春四月的一天,那轮新鲜的太阳在东方天际轻轻摇曳——光芒不断扩散并沿着我的思绪一直普照着辽阔的豫中南大平原。春风依旧轻拂,宛若一种抚慰。顺着风势,放眼望那春天开启的门扉,绿油油的麦苗,黄澄澄的油菜花,漫过一望无际的大平原……
       那天,贾湖骨笛的悠扬笛声,漂浮在贾湖村的上空,三五成群的旅人聆听着这来自远古的乐器吹出的旋律,在幽静的村落里体验着流传至今的千年隽永。望着贾湖那静静流淌的湖水,那雄浑绵长的气势,与古村落切近又遥远。我深情而好奇地打量着整个村落:宁静、舒适、轻快、明亮……我知道这是生命在本真状态下所显露的原生态。我围着粉墙黛瓦的仿古村舍,顺着光亮平直的村中小路,沿着曾经的繁华与斑驳向南、向北,穿越在时间拐弯处的炊烟里。而此刻,几只花喜鹊已回到了树上,两只小狗四处游逛,一群野鸭在贾湖的浅滩处扑腾着。而我要访问和记住的正是被村落遗忘在地下的部分。
       贾湖村,这是第二次跳入我的眼帘。春风轻拂,阳光点点,而村落地下那些静穆斑驳的脉络,仿佛是无数密道,传递着人类史前的文明信息。穿越九千年时空,伫立在贾湖的土地上,我感悟到了远古先人不断追寻文明的梦想……
       贾湖遗址发现于20世纪60年代,经历七次挖掘,出土陶、石、骨等文物及文物样本5000余件。其中骨笛30多支,这些骨笛是迄今世界上出土数最多,保存最为完整,且能吹奏的最早的乐器实物。有两孔、五孔、六孔、七孔、八孔之分,用鹤的尺骨制成。经专家对其中一支七孔笛测试,其己具备七声音阶,并能完整吹奏现代乐器,把人类音乐史推前了八、九千年。除了这史上最早的七声音阶乐器外,国内外权威专家还研究发现,距今九千年的贾湖先民已创造了很多“世界之最”,如世界上最早的酿酒起源地;世界上最早的原始宗教与卜筮起源地之一;世界上最早的稻作农业起源地之一;世界上最早的家禽驯养地之一;世界上最早的文字雏形之一(契刻符号);世界上最早的纺织业起源地之一;世界上最早的渔业人工养殖地等。
       这些“世界之最”都刻在了中华世纪坛的铭文中。这是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凭证,这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这是中华民族勤劳勇敢的缩影!正如中国科技大学博物馆馆长张居中教授所说:“贾湖文化的创造者不仅是优秀的猎人、渔夫和工匠,中国最早的农民,而且还是优秀的音乐家。贾湖文化的发现,再现了淮河上游八、九千年的辉煌,与同时期西亚两河流域的远古文化相映生辉,是当时东亚地区的一个缩影。”
       时光悠悠,贾湖文明经历了九千年的春秋岁月,从远古走到今日,但那个曾经辉煌,曾经独领风骚的史前部落,究竟是什么更能代表它杰出的文明脉络?在村头那颗大槐树下,我俯身向一个正在闭目养神的老者咨询,老者睁开双眼,凝视我良久,才慢慢的从身边的一个褡裢里取出一样东西,说这个东西不是现代的笛子,而是民间仿制的骨笛,假如你能吹出慷慨激昂、高旋与低回的韵律来,你就能找到贾湖文明的精髓。我很愕然,双手虔诚的接过骨笛,并从心里认定,老者一定是一位文化底蕴很深厚的中原乡村诗人,他在用自己的方式传承着古代文明,诠释着现实与历史。
      我登上那个已经破旧的考古搭建台,然后以生命之力来吹奏那个叫骨笛的仿制乐器,竟然我吹响了圆阔的、空茫而低回的第一声。此时此刻,胸中似有千军万马在奔腾,有猎猎旌旗在舞动。远古的苍远与辽阔的回音,让我禁不住热泪盈眶……
        此时此刻,这高天空旷中逗留的风,这辽阔大地上恣肆的绿,这依稀可见的古老传说,它们缓缓滋养着我,把内心的渴望酿制成美酒。显然我无法看见远古繁荣的古壁画,峥峥的黄色图腾,无法在一次孤旅中满足自己,完成自己。而时光还在继续……,湖水悠悠,万物皆回到它的梦中。
       那么,我又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来自远古的紫蝴蝶、红蜻蜓、白海鸥以及远古沧海的浩淼。时间回到了从前,骨笛的呼吸和生命还在继续,远古先民通过骨笛传递心中的悲与愁、喜与乐。从这个意义上讲,骨笛在,善美就在;骨笛在,情怀就在;骨笛在,文明就在。骨笛是贾湖先民渲泄情致的尤物,是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达到一定高度的产物。骨笛又是中原大地彰显中华文明的缩影和像征,见到骨笛就若见到了中华民族远古的繁荣与昌盛;见到骨笛就若见到了中华民族远古先民们小桥流水人家的幸福之乐;见到骨笛就若见到了中华民族在高天厚土之间树起的文明坐标和精神家园!
        笛声里的远古贾湖,这一富庶之地朦朦胧胧地在浮现,又朦朦胧胧地在远逝……
        笛声里的当下贾湖,是中华民族古文明的见证者,也是人类永恒永绪的楷模,所以,我们也应成为这片神秘神圣土地的守护者、捍卫者、建设者。
        尽管此刻,这远古文明遗址,依旧满目疮痍,毫无当时的繁华痕迹,尤其到了乡镇就更是杂乱无章,但我相信,国家已开始重视贾湖文化的保护利用工作,虽然效果还远没显现出来,但文明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了。正如陪我来访的舞阳县